位于北外滩的“大隐书局·生活空间”中秋开张,近年来,申城的“高颜值”书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市民游客纷纷“打卡”分享使其声名鹊起顾客盈门,书店景点化是锦上添花还是喧宾夺主?《解放日报》刊载记者手记认为,真正爱书的人并不反对书店进行各种探索。大家担心的是书店功能和盈利模式的多样化,会让书店经营方不愿意在卖书这件“吃力不讨好”的事情上多下功夫,最终书店变成一件漂亮的外衣,内里却是咖啡厅、文创产品店、场地租借机构。书店兴衰与否,并不由书店本身决定,更重要的是全民阅读习惯的培养。从长远来看,书店的数量和形态是一时的,培养真正的阅读文化,才是更值得我们长久努力的事。